乳腺癌诊断迫使患者前来 Mayo Clinic寻求第二意见和奇迹

伊丽莎白·瓦伊斯高兴地庆祝治疗进入最后一天,周围簇拥着全程支持她的护士。

伊丽莎白·瓦伊斯原本计划花一下午时间为圣诞节大肆采购。然而,在接到医生的意外报告之后,她花了一下午时间接受一个让生活翻天覆地的消息:她患上了乳腺癌。“得知这一消息,我感觉自己无法呼吸,”她说。“内心无比震惊。”

2014 年初,伊丽莎白发现乳房有一个豌豆大小的肿块,当时她刚刚 35 岁。当她向家庭医生提及肿块时,“他说我年轻、健康,而且没有家族病史,因此不需要担心,”她告诉我们。6 个月后,肿块开始快速增长,6 周时间达到柠檬一半大小。超声显示肿块为囊肿。尽管医生告诉伊丽莎白增长属于良性,但她希望将其摘除。

“在去会见外科医生时,我进行了诊断性乳房 x 光检查,他们当即告诉我,我患上了癌症,”她说。在第二天进行其他成像检查之后,医生告诉伊丽莎白她需要立即开始化疗。但是,她无法在温哥华家中附近安排预约治疗,直至假期过后。这时,她打通了 Mayo Clinic的电话。

“我们有亲戚在亚利桑那州过冬,他们告诉我需要去 Mayo 再找个医生看看,”伊丽莎白说。几天之后,伊丽莎白到达Mayo Clinic 的亚利桑那州院区,见到了肿瘤学家唐纳德.诺德菲医师、外科肿瘤学家理查德格雷医师和整形外科医生拉曼.马哈比尔医师。

伊丽莎白·瓦伊斯与拉曼.马哈比尔医师(左)和唐纳德.诺德菲医师在一起(上图)

“在与他们会面时,我开始认识到 Mayo Clinic 是一家独树一帜的专业医疗机构,”她说。进入最终诊断(3B HER2阳性乳腺癌阶段)之后,Mayo Clinic 的医疗团队“花费数小时与我们一起,反复讨论可选的治疗方案,并回答我们提出的所有问题。”而且,他们还花时间深入了解伊丽莎白。“医生们如此关心我的个人情况,这让我感到万分欣喜,”她说。“他们希望了解我的家庭和我的兴趣爱好。”

同时,他们也希望伊丽莎白在适合她的地方接受治疗。因此,他们鼓励她探讨离家更近的治疗选项。但回到加拿大,“他们无法为我提供相同的药物,”伊丽莎白告诉我们。那里的医生告诉伊丽莎白,她可能只能活 2 年了。

伊丽莎白和她的儿子杰克,当他的母亲被诊断患有癌症时,他只有4岁。

将近 3 年后,伊丽莎白回到Mayo Clinic 接受治疗,此时她依然生龙活虎。 “医生曾经告诉伊丽莎白,她基本上患的是一种致命疾病,但来到这里充分利用我们提供的各种治疗和技术之后,我们能够为她扭转局面,”诺德菲医师最近告诉凤凰城电视台。

“现在,我身体状况很好,对治疗有惊人的反应,”每三个月就会回到亚利桑那州接受检查的伊丽莎白表示。“到Mayo Clinic 就诊使我的心理状态产生了巨大变化。他们给我带来了希望。”

伊丽莎白告诉我们,到 Mayo Clinic 就诊“对我而言是生死选择。还没去 Mayo 的时候我感觉心都碎了。那时我在努力寻找奇迹。”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,伊丽莎白希望鼓舞可能正在寻找自身奇迹的其他女性。“我告诉每个人寻求尽可能最好的护理,”伊丽莎白说。“如果您的诊断结果不是很有希望,再找个医生看看。”

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
第一时间获取惠每医疗资讯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-20170229 京ICP备16039627号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-20170229

京ICP备16039627号